把握热点走向,尽在热点资讯网.
当前位置 : > 新闻热点 > 西安红盾信息网 > 正文

西安红盾信息网

2017-10-07 19:49:36作者:孙迎 浏览次数:46399次
摘要:摘自西安红盾信息网到了鲲鹏居门口,左非白放好了车,与白翔走出地下车库,找地方办了一张手机黑卡,给白翔换上了,左非白道:“这个电话,只和我联系就好,给你妈也不要打。”左非白笑道:“这倒有意思,好,那我就来教教你。”“梵文?怪不得我看不懂,佛家起源于南亚,自然应该用梵文才是最正宗的,一执大师果然是高僧啊!”乔云叹道。

左非白道:“所谓的青龙吸水奇观,实际上就是气的运转,由气穴中爆发出来的气,告诉运转,才形成湖面上的龙卷风,所以我和石碑上的指示加以验证,才得出这个结论。”“月光石,你说的是冰长石吧?”左非白摇了摇头笑道:“没有,简直是VIP待遇。”!

  观赛不怕雨 换票进钻石

  昨天一早,2017中网公开赛迎来了新赛季第一场雨。和2004年中网元年时相比,如今拥有强大抗雨能力的中网,早已经不必消极地取消赛事。钻石中央球场只需4分钟闭合顶棚,迎接球迷持升级球票入场;外场所有餐饮摊位都有帐篷屋顶,观众照旧吃喝玩乐;连训练场看球星训练的球迷,也可以在场边太阳伞下的沙发里小憩片刻。如今的中网,真的不怕雨了。

  微博公号推送雨讯

  受到雨水干扰,昨天中网莲花、映月和外围场地的比赛,均受到影响。从上午11点左右起,中网赛事组委会便通过官网、官方微博等渠道,将雨讯推送到持票观众手机上。

  “由于场地湿滑,除钻石球场外,其他场地的比赛不早于1点开始”。随着雨情变化,组委会不断根据雨势情况补发公告。临近下午4点,雨水逐渐停了下来,公告继续更新,提醒球迷前往莲花球场、映月球场和外围场地观看比赛。

  据了解,虽然阵雨天气对中网的赛程确有一定影响,许多比赛不得不延迟开赛或者暂停顺延,但在钻石顶棚的帮助下,中网也在根据天气实时状况调整赛程。观众也随时可以通过关注中网公开赛公号,了解赛事最新信息。

  屋顶让中网更从容

  面对阴雨天气,中网中心球场钻石球场的开关顶棚立功不小。虽然如今多数大满贯赛已把顶棚当成了标配,但中网钻石的顶棚还是具有技术含量的。

  早在2011年,钻石球场就已经安装了开关顶棚,相比于多年来宁可忍受雨水干扰,却不安装顶棚应对的法网,中网的硬件早已领先大满贯。此外,钻石选择的顶棚,很有技术含量。相比于温网顶棚10米的厚度,中网顶棚厚度仅2.4米。这样不仅在开关环节节省时间,成本也要低很多,温网顶棚开启一次要花费40多分钟,而钻石球场只需要4分钟,开合的成本也仅需20元人民币的电费。

  随时清雨随时训练

  如果说钻石球场的开关顶棚,是中网应对雨水天气的硬实力,那么中网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对雨后场地的应急处理,则是中网赛事保障的软实力。

  昨天雨水早在清晨已经下了一会儿,在确定雨水暂停后,各个场地的雨后清理工作也迅速开展起来。由于莲花、映月、布拉德球场有比赛安排,这三块场地的清理工作最先进行。训练场地的清理也随后进行。

  除了准备好的吸水拖把,工作人员还将多台手推吹风机推到场地中央,对球场进行全方位的干燥处理。等到最后,志愿者还会拿出干燥的毛巾,对球场进行仔细清理,确认场地完全干燥,避免因场地湿滑危害球员健康安全。现场一位负责人介绍,一块场地的清理时间大约半个小时左右,而在雨后,多个场地几乎是同时作业。

  昨天中午前,一些球员已经见缝插针地开始了训练。因为组委会的高效工作,当斯特里科娃昨天来到训练场时,已经有多块清理完毕的干燥训练场地供球员使用。

  升级票务方便球迷

  除了比赛和训练,最不喜欢雨水的,无疑是早早买好了票的球迷。好在中网应对雨水经得起考验。虽然中午雨水渐大,中网外场依旧人流如织。

  球迷对中网的信心,源自中网的票务升级政策。在中网正门附近的票厅以及赛场随处可见的票务咨询中心门口,都摆放着《中国网球公开赛雨天运行政策》的标识,明确写着关于多种情况的退换票政策。票务中心负责人介绍,“由于今年中网降雨较多,观众在票务上的咨询需求明显增多,无论是换票还是升级票,今年的政策都为大家提供了便利。”

  如果比赛暂停或者临时取消,观众可凭借有效票券到票务中心进行换票,此外,还可以将不同等级的票进行升级。像适用于外围场地、布拉德球场的欢享票可以升级成莲花票,莲花票也可升级为钻石票。

  “一般来说,只要是下雨,钻石球场以外的场地和比赛都会延迟或取消,所以今年有很多观众在下雨后,都会选择来到票亭升级成钻石票。”该负责人感叹,很多球迷都是中网的常客,也对票务政策更加熟悉,所以观赛的选择也更多,“因为,中网不怕雨,钻石欢迎你。” 文/本报记者 褚鹏 摄影/本报记者 崔峻

左非白笑道:“这倒有意思,好,那我就来教教你。”“听不懂,那看看这个,你认识么?”左非白从口袋里拿出那七章缩小的八卦镇宅符,在王番眼前晃了晃。“那么……”洛局长看向左非白。。

欧阳诗诗笑道:“没关系,只要别让我们倾家荡产便好。”左非白犹豫了片刻,说道:“那个……我确实有些事,想要请教你……”李本善干笑道:“嘿嘿……贾老板说的是,日后还要请贾老板多多提携了。”左非白道:“这样吧,等我回到西京,我再联系你,你帮我运过来,咱们到时候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”。

左非白连忙示意洪浩小点儿声,说道:“我也只是猜测而已,不过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,中午我经过老银杏的时候,感觉有些异样,等到后半夜大家都睡熟了,咱们掘地三尺探个究竟!”nu1;“这……听上去多少有些凄凉啊……”小闫叹道。!

左非白笑了笑:“这一间是我朋友的酒店,安全方面绝对没问题。”“对,这一次,实际上是左先生寻求帮助。”唐书剑道。“喂,是左先生吗,我是韩清涛。”!